九五彩票登录

现在的位置: 首页事件●关注, 学会动态>正文
[陈德昌教授]:Pitie-Salpetriere 医院500年沧桑
2020年01月20日 事件●关注, 学会动态 暂无评论

2019-10-26初稿

2019-12-20终稿

巴黎Pitié-Salpêtrière医院可称为历史上最早的医院,占地面积很大。成排的大树遮天,在下面行走,夏天也是凉炔的。有一座大教堂,1675年由巴黎荣军院(Les Invalides)的建筑师Libéral Bruant设计兴建。从建筑芝术角度来看,是杰作。大门入口处,矗立着Philippe Pinel的铜像。1794-1826年,Pinel是Salpêtrière医院的第一任主任医师,是法国精神病治疗改革之先驱。

Philippe Pinel (1745–1826)

我留法时期,Pitié-Salpêtrière医院并没有列入我的进修计划。第一次,我应法国朋友邀请我参加一次音乐会,就在医院内的大教堂。长排椅子全撤了。演奏的乐队就在大厅中央。圆穹窿下,阳光透过绘画的彩色玻璃,浸洒而入。听众随意就座。院长首先致词,介绍教堂的历史。静静地坐下来,感受教堂建筑的魅力和乐队的演奏。这是独自一人在家里听音乐不可能享受到的,在国内任何一家教学医院内不可能享受到的。

这是一家多科俱全的综合性教学医院,以神经精神病学享有盛誉。各专科有独立的病房楼,散落在这块安宁的土地上。我随机进入一幢楼房,说明来意,要访问某专科某某教授。护士微笑着,给我一张简易地图,标上那幢建筑的位置,然后用笔划出路线走向。我按图识路,错不了。

我有幸会见神经精神病科主任Castaigne教授。曾经和麻醉科兼危重病医学科主任Viars教授两次单独面谈。外科ICU主任Jean Jacque Rouby教授首次应邀在2000年第四届中国病理生理学会危重病医学会上做学术演讲。之后,历届全国学术会议,他应邀必到。他是我的老朋友。

这里有医学科学的奥秘,有生命和死亡的较量。这里有音乐和建筑艺术的美。这里有被病魔折磨着的人。这里有可以信赖的医师,向他们伸出热情的手。这里有着中国医学界的好朋友。我对这家医院产生了好感。

Salpêtrière 顾名思义,原本是一家军火厂。1656年路易十四授意改建救济院,收容巴黎的贫病老人、体态扭屈的残疾人、癫痫、精神病患者,有被监禁的妓女。还有菜市场,嘈杂像一座乡镇。为改善救济院众多居民的生活条件,1684年工程师 Libéral Bruant施工扩建。到法国大革命之前,这里是世界最大的医院,可容纳10 000名病人,以及额外的300名囚犯,包括被抓捕的街头妓女。1612年建立的Pitié医院(L’H?pital de la Pitié)在1911年迁移到Salpêtrière贴邻地区。1964年合并,组成“Groupe Hospitalier Pitié-Salpêtrière”。这就是我见到的医院建筑群。

Pitié-Salpêtrière医院的前景

1795-1826年, Pinel任 Salpêtrière医院的主任医师,他是一位勇敢者。面对现实,他把为数众多的、被人遗弃的、无家可归的精神病患者,作为重点服务对象。最初,他实际上只掌管200张病床病人的治疗,占众多收容者的少数。他决意对精神病患者治疗进行人道主义改革。

1826年Pinel死后,Jean-?tienne Dominique Esquirol (1772–1840)继任。1817年以来,Esquirol开设课程,系统讲解精神病学。他是1838年6月30日精神残疾人立法的总设计师。

1831-1867年,Guillaume-Benjamin Duchenne (1806–1875)任职。Duchenne来自Boulogne省,他改进了精神病的诊断方法。把临床医学和电学、摄影等技术结合起来,仔细观察多种肌病(myopathy)。他研究运动生理学,1867年出版专著。他被尊为19世纪杰出的医学科学家,但不曾入选法国科学院(Academy of Sciences)。

Charcot 照像          

Jean-Martin Charcot (1825–1893)是Duchenne的学生。Charcot?积极主张解除对精神病患者的强制性束缚,去除他们的镣铐。他说到做到。他是法国神经精神病学的创始人,是世界神经病学先驱之一。他很尊重Duchenne,总以“Mon maitre,Duchenne”(“我的老师,Duchenne”)相称。1868-1881年,Charcot致力于震颤麻痹的研究。他发现英国医师James Parkinson (1788-1824)早在?1817?年就发表文章,详细描述了震颤麻痹的临床表现,他特意把震颤麻痹改名为“Parkinson病”,其间相隔60年。由此可见,Charcot对医学科的真诚和对其他科学家的尊重。Charcot为人胸怀博大。1882年他设立神经精神病学专题讲座,是欧洲第一家专科教学中心。

任教33年,Charcot吸引了来自欧洲各国的留学生。著名的Sigmund Freud (1856–1939),29岁在那里进修。Freud是“精神分析学”首创者。精神分析学实际上是Charcot学术思想的衍生。Freud?把?Charcot的讲稿翻译成德文。还有Joseph Babinski (1857–1932)等。

这幅Andre Brouillet名画显示1885年?Charcot的一次临床示教。站在背后,扶持着那位女病人的医师是Babinski?。Pitié-Salpêtrière医院从一家杂乱无序的救济院(1656年)迈出了第一步。没有其他医院的模式可供借鉴,医院在荒凉的原野,默默无声地崛起。关键是要有Philippe Pinel那样勇敢而睿智的创建者。莘莘学子到这里来,做学问,寻求知识。世世代代的医师在这里,给被病魔折磨和吞噬着的人们,带来爱、光明和希望。这家医院孕育并诞生了Pinel、Esquirol、Duchenne、Charcot等领军人物。人才辈出,代代相转。这个家族有着不平凡的家谱。每一代人竭尽全力,做出自已的贡献。Pitié-Salpêtrière医院之所以至今仍然焕发着生命的活力,奥秘就在其中。

写在后面

我做了一场梦,没有蝴蝶的梦。有一天,我独自一人,被一只无形的手,发落在被社会遗弃的人群中。他们是残疾人,精神错乱的人,脚上带着镣铐的人。无法理解的语言,失去光泽的眼神,扭曲畸形的体态。这座大院与世隔绝,没有青草、没有鲜花,没有小鸟。这里的太阳并不慷慨,阳光没有带来希望。空气只是一片冷漠和窒息。人间有着两个世界。一个没有爱的世界,另一个比Victor Hugo描写的更悲惨的世界。睡梦中,Pinel不再是一尊铜像,他从基座上走了下来。画家Tony Robert-Fleury1876年的绘画中,那位“精神病人解放者”复活了。他的学生Charcot把生命的火种,在精神病人苦难的世界中播散和照亮。

500年来世事沧桑,8个世界大国先后崛起。法国有过路易十四王朝和拿波伦帝国的兴衰年代。世界上发生过两次大战。在风雷激荡的外部环境中,这家百年老店Pitié-Salpêtrière医院,始终屹立着,遵循科学规则办院,重视精英的医学教育,主张学术自由,发展心脏外科、危重病医学科等。1968年4月27日,心外科主任Christian Cabrol (1925-2017)成功完成了欧洲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。医院一如既往,坚持以神经精神病科为重点,在欧洲独占鳌头。这部500年的医院发展历史,耐人寻思。

在Pitié-Salpêtrière医院,我没有学历,我有经历。

感谢:乔晓溪给本文作者提供必要的文献资料。

给我留言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

×
腾讯微博